首页 宽带

美的造车能否撕去“家电”标签?

(来源:网站编辑 2021-07-29 08:02)

文章正文

美的造车能否撕去“家电”标签?

观点

美的股价被提前透支?

在今年2月10日抵达108元每股的历史新高后,美的的股价开始“跌跌不休”。

为了重振股价,美的接连推出大手笔的回购计划。其中,在2月23日,美的宣布了今年的第一轮回购计划,拟使用自有资金回购不超过1亿股且不低于5 000万股公司股份,预计回购金额不超过140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每股140元。

该回购计划在当时被称为“A股史上最大回购案”(这一记录后被格力打破),引发市场强烈关注,美的的股吧里更是热闹非凡,“重大利好”“明天涨停”“上120(元/股)”这样的字眼层出不穷。

可惜,事与愿违。根据今年4月3日的公告显示,美的最终只耗费86.64亿元就完成了这轮回购,远不及方案中的金额上限。其中,最高成交价为每股95.68元,最低成交价为每股80.29元。这番“雷声大雨点小”的操作未能打动市场,回购完成后,美的股价继续滑坡。

5月10日,美的又宣布了拟回购金额不超过50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每股100元的第二轮回购计划。同日,美的的控股股东—美的控股宣布在未来12个月内,拟以不低于8亿元增持公司股份。

此后,美的创始人、美的控股一致行动人何享健更是亲自“下场”增持公司股票。5月20日,何享健宣布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公司股份,拟增持股份金额不低于8亿元。但是,巨额的回购以及控股股东的“站台”,并未能为美的买来市场的“欢心”。

从资本市场和家电业的视角来看,自去年以来,家电上游大宗原材料价格的持续大幅上涨,是美的等家电企业近期股价波动的主要原因。

尤其是在今年春节之后,铜、铝等材料的价格屡创新高,导致家电企业成本压力急剧上升,纷纷发布产品涨价通知。以铜为例,据相关媒体报道,从去年3月到今年5月,国内铜价从每吨35 000元左右一路飙升到每噸75 000元,达到了近15年来的高点,铜加工企业不得不减产应对。

今年以来,国内诸家券商的行业研报都将原材料价格上涨列为家电上市企业的首要风险因素。

5月26日,美的在深交所互动易上回应股民提问时承认,“原材料的(价格)上升确实对产品成本产生一定影响”。美的表示会采取调整产品结构、对相关原材料进行套保操作、提升生产效率等措施应对此事。

Nd5NRYsa7ySjBp1uIDmtsmihewozXupSX2TaWbv37OQ=

对于美的股价不振,知名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另有一番见解。他分析道,“美的是一只绩优股,为什么在连续回购和增持之下,股价依然大幅度下跌?这是很多人不理解的。我的思考是:过去两年,美的股价连续上攻,冲劲非常大,有点像一辆刹不住的车,冲过了终点线还在往前跑,严重透支了未来一段时间的上攻动能。”

换言之,美的虽然成长性、企业机制、多元化布局、企业文化、管理人团队等综合竞争力要素,确实优于格力,但尚未优秀到市值超越格力3 000亿元之多(截至发稿前数据)的程度。

刘步尘认为,美的股价要想持续上攻,就必须为企业注入更多新的动能,比如在新产业布局方面实现重大突破,在智能家居布局上见到效果,在国际市场上获得较大进展,在工业互联网布局有实质性收益,在品牌高端化上效果明显等。

“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些假设都还没有发生,什么时候发生也不知道。因此,美的市值摸到7 000亿元之后马上掉头向下,也就不难理解了。我认为,美的的合理市值应该是5 000亿元,高出格力1 000亿~1 500亿元。”刘步尘说。

加注新能源汽车是不是出路?

美的的“护盘”动作并非全无效果。

5月14日,美的股价再度探底,最低跌至每股73.6元。两个交易日后,美的宣布全面进入新能源车领域。美的威灵汽车部件的电机驱动、热管理和自动驾驶三大产品线正式投产,并正式发布5款汽车零部件产品:驱动电机、电子水泵、电子油泵、电动压缩机和EPS电机。

这一消息终于使得美的股价在当时有了小幅回升。

家电业资深观察人士张彦斌对笔者表示,美的是进入的汽车产业链的一个环节,并不是主业转型汽车行业。所涉及的驱动电机、热管理和自动驾驶三大产品线都与家电有所关联。对此,他认为前景可期。

不过,13年前,美的在汽车领域就有过一次失败的尝试。

在早年家电行业的首轮“造车潮”中,美的曾是“淘金者”之一。这轮热潮始于1997年11月,当时的空调巨头春兰集团以7.2亿元接手东风汽车公司。随着家电市场竞争白热化、利润摊薄,“造车潮”在2003年左右达到顶峰,美的、奥克斯、波导、夏新、新飞和格林柯尔等都曾通过并购方式进军汽车业,谋求新的产业增长点。

2003年至2004年,美的先是与和相关部门签订了“云南美的汽车项目”,成立了云南美的汽车产业控股有限公司,整合昆明地区的三家汽车生产企业,继而又收购了湖南三湘客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湘客车”)。2005年至2006年,美的客车在昆明和长沙的生产基地建成投产。

根据当年的公开报道,美的在上述两地项目的计划投资金额达35亿元,“力争在3~5年内进入中国客车行业前列”,将汽车项目培育成公司新的支柱产业。

然而没过几年,雄心勃勃的美的就遭遇了“滑铁卢”。因经营不善,美的客车基地于2008年年底全面停产。此后,云南美的旅行车产业控股有限公司被云南航天工业总公司100%回购,重新更名为“云南航天神州汽车有限公司”;三湘客车于2009年以6 000万元的总代价被比亚迪收购。

美的的黯淡退场不是个案,包括春兰集团在内,前述提到的眾多家电企业的造车计划都以失败告终。

如今美的再次“染指”汽车业,其背景与当年也有些相似—家电业遭遇天花板,对于资本而言,家电业的想象空间急剧缩小,家电巨头将目光投向了新的风口。

“随着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的迅速兴起,很多非汽车企业也认为,进来分一杯羹的机会到了”,刘步尘表示。

董明珠或许就是这样想的。她个人投资10亿元的银隆新能源汽车不仅没有交出一份满意的业绩答卷,反而陷入了巨额亏损和债务泥沼。

同样对新能源汽车跃跃欲试的还有创维集团创始人黄宏生。今年4月27日,黄宏生控制的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以下简称“开沃汽车”)发布“创维汽车”品牌。黄宏生宣称要投资300亿元,实现创维汽车进入全球十强的目标,在资本市场实现3 000亿元市值。

尽管黄宏生画了一张“大饼”,但创维集团却连忙澄清称,创维集团只是转让品牌给开沃汽车,创维集团并不参与造车。而创维汽车获得业内评价是“缺乏核心技术卖点”。

在当前“万物皆可造车”的背景下,家电企业重返汽车产业,是大势所趋?还是又一次盲目的多元化?

“在美的管理层看来,家电产业发展到今天,已经进入存量竞争时代,增量越来越小,甚至已经没有增量空间了,企业要想持续实现营收增长,就必须向家电之外的领域延伸。进入汽车领域,正是这一背景下的决策”,刘步尘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美的多元化业务以及科技转型的重要一环,该公司近年来着力打造的机器人产业表现难言乐观。

自2017年美的斥资300亿元收购的工业机器人厂商德国库卡(KUKA)后,库卡营收就逐年下降,股价几近折半。财报显示,2020年美的机器人业务营收215.89亿元,同比大幅下滑14.3%。同时,因收购库卡而形成的庞大商誉还悬在美的头顶—于2020年12月31日,美的因收购库卡产生的商誉仍高达228.36亿元。

竭力撕去“家电”标签的美的,在科技转型的道路上面临诸多考验。未来,库卡和威灵汽车能否成为长期支撑美的股价的基本面?前路仍不明朗。




上一篇:搜狐做不完的“绮梦” 下一篇:十亿元大生意,表情包是怎么赚钱的?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